雅兰

酒店布草专业品牌

酒店布草专业品牌

TAKE THE ROAD TO DEVELOPMENT

为什么五星酒店亲子房绕不开携程?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30 10:56
  • 访问量:4

【概要描述】孩子开心,家长埋单。亲子房在携程被标上价格。

为什么五星酒店亲子房绕不开携程?

【概要描述】孩子开心,家长埋单。亲子房在携程被标上价格。

  • 分类:行业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1-30 10:56
  • 访问量:4
详情

亲子是本生意经。

亲子房的秘密

孩子开心,家长埋单。亲子房在携程被标上价格。

疫情让亲子家庭无法出境,但家长们预订国内酒店的模式却在潜移默化中升级。近年来,携程上的海底小纵队、Bduck、大嘴猴、开心超人等多个一线IP儿童品牌亲子房丰富了家长出行选择,也让携程顺利地从合作酒店赚走大笔佣金。

image.png

卡通帐篷、小木马、动漫床单、主题抱枕、一次性沐浴洗漱备品,这些携程为酒店提供的物料当然不是免费的。

以北京某酒店与携程正在合作的海底小纵队亲子房为例,该酒店公关负责人Cecelia透露,“这一套亲子物料近1万多元,而沐浴备品随着客人使用可以再向携程申请购买。”

对此,携程公关负责人张致宁表示,“酒店也可以使用闲置客房资源与携程置换,盘活资源。”

北京金茂威斯汀酒店今年受疫情冲击,商务客有所减少,也在考虑与携程合作,“现在五星酒店做亲子房最简单好操作的方式就是与携程合作,直接购买携程开发的卡通IP、物料。”该酒店公关负责人Carol表示。

Carol坦言,在携程上做亲子房也有一些限制条件,“携程的卡通IP亲子房仅限于在携程和酒店官网上销售,飞猪、美团等平台是不能上线携程卡通IP亲子房的。”

这意味着与携程合作亲子房IP需要以该酒店放弃其他OTA平台为代价。

但在中国,几乎没有哪家酒店会对携程流量不动心,想打开亲子市场的酒店在携程订购亲子房卡通物料也几乎成为共识。

张致宁告诉旅界,“携程在IP版权的投入都在千万以上,亲子IP首选儿童类播放量前5或千万粉丝级的国内外经典IP。”

如此高额的投入,携程自然期待高额的产出。

旅界获悉,如果酒店品牌自主研发的亲子IP,目前是没有资质在携程上挂“亲子房”标识的,携程对此官方解释是“为保证服务标准化,IP合法化等,目前仅针对携程自营品牌开放。

由此,酒店收割亲子家庭,携程再收割酒店,亲子这门生意在携程上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直击痛点

你为什么订购亲子房?

“孩子看到这个东西,就开心的不行。”身边一位朋友告诉旅界君。

“钱在家长的口袋里,你只需要给家长一个理由,他们创造更多消费。”说这话的是上海一家五星级度假村的公关负责人。

尽管花费不菲,孩子总是闲不住的,趁着节假日带娃出游已经成了父母的潮流。

当80后进入生育高峰,30岁以上的80后父母成为亲子游中最会玩的一群人,2-3天的周边游成为行程主流。

2020年初,携程数据就显示,国内城市家庭年均亲子游至少1次,北上广深亲子游年均3-4次。家长多选择4-5星级酒店,90%的家长围绕孩子喜好做决策,85%的家长提前在线预订酒店,并详细查看房型、儿童配套设施、真实用户点评。

亲子房,是一场围绕孩子喜好出发的旅行盛宴。

6月后,主打亲子的酒店业绩通常不俗,拥有儿童卡丁车赛道、儿童乐园等诸多亲子设施的宁波东钱湖华茂希尔顿度假村公关负责人Quennie直言,“说实话,今年是我们生意最好的一年,江浙沪一带的家庭出不去,都扎堆来我们这了。”

由此,即使一些不具备亲子条件的商务酒店也在焦虑亲子家庭市场,毕竟从今年酒店数据来看,受冲击最大的是商务客市场。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纽约时报》Dealbook会议上表示,即使疫情结束,新冠病毒仍将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出行和经商的方式。

按他预计,届时全球商务出行将减少逾50%,人们在办公室办公的时间也将减少超过30%。

因此,携程主推的亲子卡通IP主题房恰恰击中国内这些主打商务客酒店的“软肋”,抑或可以说成为解决这些酒店“痛点”的刚需。

张致宁表示,携程可以为合作酒店提供高价值精准流量,例如亲子客人预订优先展示,同时包含酒店首页入口、城市列表页快速筛选、城市列表页banner、产品详情页专属展示、独立IP物理房型、亲子信息专属展示。

“我们帮助酒店提升流量35%以上,提升订单转化5%以上。” 张致宁说。

消费升级

携程的亲子主题IP固然解决了一部分五星酒店的烦恼,但随着更多家庭青睐带着孩子出门看世界,以及旅游消费升级,消费者对亲子酒店产品和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

目前携程与酒店亲子房的主要合作模式,是以物料提供+IP授权为主,这不免对酒店的想象空间有一些限制。

北京东隅酒店没有与携程合作,选择在房间里放置日本贝亲儿童沐浴用品,还有不同的恐龙公仔、帖纸、绘本以及小书包送给入住的小朋友,预订方式则主要通过前台、官网或电话预订。

部分有着“亲子光环”的亲子酒店更加有恃无恐。

北京延庆ClubMed Joyview度假村公关负责人Sarah透露,“作为北京延庆唯一国际知名亲子酒店品牌即使在北京暑期第二波疫情期间依然天天爆满,出不了京的亲子家庭更会选择大的亲子度假酒店品牌。”

除此之外,北京乐多港万豪等主打亲子的北京周边度假酒店品牌暑期平均一晚价格也在3000元以上,可谓赚的盆满钵满。

传统的酒店追求的是标准化,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消费者的需求日益个性化,酒店在细分领域的需求日益凸显,过于标准化的亲子IP势必会在未来遇到市场挑战。

对此,携程也有思考。

张致宁称,“未来除客房外,携程还希望亲子卡通IP可以 用于jiud1餐厅、游乐场等公共区域,根据亲子酒店活动轨迹逐步向公共空间延伸,甚至可能会开放到亲子类景区,住宿与玩乐一体化。”

看上去,深谙人性的携程明白,即便在疫情阴霾下,亲子房IP依然会屹立不倒,人们也依然愿意为孩子的童心和成长买单。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人才

___

 

人才理念
工作机会

 

联系我们

——

邮箱:2591142874@qq.com
QQ:2591142874
电话:
18700495229 / 029-82070913
地址:陕西西安市碑林区文艺南路208号恒兴文艺广场A座1013室

 

 

 

关注我们

___

 

 

雅兰

© 2019 陕西雅兰寝饰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陕ICP备12001132号 ]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