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雅兰

酒店布草专业品牌

酒店布草专业品牌

TAKE THE ROAD TO DEVELOPMENT
丝路雅兰

丝路雅兰

倡导裸睡文化新时尚
/
/
/
全球旅游业“闹钱荒”:当巨头和创业公司都开始融资

全球旅游业“闹钱荒”:当巨头和创业公司都开始融资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环球旅讯
  • 发布时间:
  • 访问量:7

【概要描述】大公司抗压力更强?可能只是融资空间更大一些。

全球旅游业“闹钱荒”:当巨头和创业公司都开始融资

【概要描述】大公司抗压力更强?可能只是融资空间更大一些。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
  • 来源:环球旅讯
  • 发布时间:2020-05-14
  • 访问量:7
详情

全球旅游业“闹钱荒”:当巨头和创业公司都开始融资

 

大公司抗压力更强?可能只是融资空间更大一些。

全世界都知道旅游企业今年因为疫情影响了业务而很缺钱,但究竟有多缺?

世界上最大的在线旅游集团Booking Holdings,宁愿亏损1.3亿美元,也要卖掉携程的股票来换取现金,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虽然目前疫情在中国等地已逐渐得到控制,但未来旅游行业的复苏,仍将是漫长的过程。包括希尔顿CEO、洲际CEO、UBS分析师等业界人士都认为,行业要恢复到2019年的业务水平,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旅游公司只有掌握足够的流动现金,才能撑过黑夜,迎来复苏的光明。无论巨头公司还是初创企业都需要开源节流,在控制内部成本开销的同时,积极拓宽外部的借贷或融资渠道。

酒店

国际酒店集团先是在大中华区受到了疫情冲击,但很快,全球疫情爆发,国际酒店集团面临的不仅仅是中国人不来了。随着各国封闭边境,呼吁大众宅家保平安,酒店业务几近停摆,财务压力滚滚而来。

3月中旬,万豪CEO Arne Sorenson、美高梅CEO James Murren等多位行业高管组团到访白宫,向当局申请250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其中1500亿美元将用于支撑酒店业主继续偿还贷款、补贴被裁的员工,另外1000亿美元将给酒店的各类供应商。

此外,负债累累的酒店集团也开始了花样融资,包括发行债券、预售忠诚度积分。

万豪在4月中旬签订了一项1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协议。5月初,万豪宣布其已通过和摩根大通银行和美国运通修改联名信用卡协议,获得了9.2亿现金以增强公司的资金流动性,这些资金主要来自万豪旅享家(Marriott Bonvoy)的忠诚度积分预售。

持有60亿美元现金、背负118亿债务的美高梅酒店集团上月宣布,将发行5亿美元的优先债券,但随后很快又将目标募资数提升到7.5亿美元。

而希尔顿则透露其背负了96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希尔顿已经用光17.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额度,发行了10亿美元的高级债券,并在今年4月份通过向美国运通预售了希尔顿荣誉客会的忠诚度积分,获得了10亿美元的现金。截至3月31日,这些举措让希尔顿的现金储备达到了38亿美元,希尔顿认为这“足以渡过危机”。

洲际酒店集团4月份通过英格兰银行获得了7.4亿美元的贷款。即使在入住率为零的情况下,洲际认为其凭借2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也能撑过18个月。

西班牙酒店集团NH Hotel最近通过当地政府机构和银行,签署了一个2.25亿欧元的财团贷款协议,以维持集团未来的运营开支需求。

相比之下,法国雅高酒店集团的资金状况要好得多。

截至今年4月,雅高拥有超过25亿欧元的现金和12亿欧元的循环信贷额度。其第一季度的财报信息披露,雅高在1月20日还达成了3亿欧元的股票回购协议。雅高CEO Sebastien Bazin表示,雅高在未来9个月到一年内都能保持运营,拥有足够的现金流,不需要进行外部融资。

3月11日,雅高宣布完成了将Orbis 85.8%的股份出售给AccorInvest的交易,获得了10.6亿欧元的收入;同一周还完成了瑞享酒店租赁业务的出售,帮助集团减少了4.3亿欧元的净债务。

虽然疫情在国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国内酒店集团也需要充足粮库,为之后的市场复苏准备弹药。

5月8日晚间,华住集团宣布发售本金总额不超过4.5亿美元、并将于2026年到期的可转换优先债券。华住拟授予债券的初始购买者30天的选择权,可额外购买最多5000万美元债券。华住计划利用债券发行的净收益来回购2022年到期的可转换优先债券,包括在投资者行使认沽期权后,并偿还部分贷款本金和利息。

航司

坚定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清空了持有的航空股票,这让很多人意识到,航空业疫后复苏道阻且长。受疫情的影响,已经有廉航和支线航司进入破产程序,全球范围内,大型航司也是进退维艰。

当飞机都停在停机坪晒太阳时,不少航空公司维持生计主要依靠政府的救助。

4月初,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告知美国各大航空公司,要求大型航司需要部分偿还美国政府所提供的250亿美元援助。财政部表示,美国不会要求小型航空公司偿还政府援助金,这些小型客运航空公司可以提交申请,如果申请获得批准,一家最多可以获得1亿美元的援助金。Mnuchin说,针对大型航司的援助金中,70%不需偿还,但剩下的30%作为低利息贷款,航司后续需要偿还。

航司可以参照2019年第二和第三季度支付给员工的薪水和福利的总额来申请政府援助金,路透社报道称,拥有最多雇员的美国航空寻求获得大约60亿美元的援助金。而美国六大航空公司美国航空、美联航、达美航空、西南航空、捷蓝航空和阿拉斯加航空,预计总共将获得这250亿美元援助金的接近90%。

据彭博社报道,法荷航将获得法国政府和荷兰政府共计120亿美元的援助金。由于旗下子公司遍布欧洲多国,汉莎航空集团将获得由德国、瑞士、奥地利和比利时提供的共计100亿欧元的援助。英国低成本航空公司易捷航空已通过英国政府获得了6亿英镑(7.5亿美元)的援助贷款。

国泰航空获得了香港政府提供的一个总值3.4亿美元的援助方案,其中包括减免机场收费等措施。

彭博社报道称,尽管今年第一季度总计亏损了20亿美元,但从公开信息看,中国的三大航并未得到当局正式的援助方案。

除了向政府寻求援助,不少航空公司还可能进一步借助航空里程预售的方式,争取获得更多的流动资金。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达美航空和美联航已分别和自己的联名信用卡合作伙伴商议预售航司里程的方案。但在4月份,美国航空的发言人告知BusinessInsider,该公司“现阶段”并未考虑预售里程积分。

BusinessInsider报道认为,尽管美国航司对这预售里程的事情仍然存在迟疑,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而有限的选择之一,还包括抵押飞机以向银行借贷。

达美航空今年3月底通过抵押旗下的部分飞机换得了JP Morgan等银行共计26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华尔街日报称,在获得了上述信贷额度后,达美航空随即贷款了23亿美元。

美联航3月初贷款了20亿美元,随后很快又贷款了5亿美元,两次都是通过抵押飞机等资产获得的贷款。4月份,美联航宣布又通过美国银行获得了2.5亿美元的贷款。

号称全球最大型长途航空公司的土豪阿联酋航空,近日也表示将举债来应对疫情的危机。阿联酋航空今年3月份暂停了定期航班,预期要18个月后才能迎来业务复苏。

旅游分销

虽然不需要背负很多重资产,但OTA巨头们在疫情下的现金压力并不见得小很多。用户的“报复性消费”还没有来,OTA们首先进行了“报复性存钱”。

5月初,Booking Holdings在公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业绩的同时,披露了集团已经沽清了原先持有的携程股票,Booking Holdings投资携程ADS股票的总成本6.55亿美元,最终收回了5.25亿美元,净亏了1.3亿美元。但截至今年3月底,Booking Holdings仍然持有携程约7.7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

4月8日,Booking Holdings宣布对其20亿美元的循环信贷进行修订;同时还宣布发售大约7.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4月18日,金融时报报道称,Booking Holdings已获得了40亿美元的贷款。除此之外,Booking Holdings还在英国和荷兰分别申请了政府援助。

4月23日,Expedia集团宣布了公司的债务和股权融资,预计融资总额高达32亿美元。其中包括12亿美元的永久优先股和认股权证私募,还有2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Expedia希望借助一系列融资手段加强集团的财务灵活性、优化资金流动性。此次融资得到了大型私募股权公司Silver Lake和Apollo Global的支持和参与。截至2020年3月31日,Expedia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的总额约41亿美元,另有8.13亿美元的限制型现金。

Airbnb也获得了Silver Lake的投资。今年以来,Airbnb进行了两轮共计20亿美元的融资:4月初的10亿美元融资来自私募股权公司 Silver Lake 和 Sixth Street Partners,以债务加股权的形式完成;一周后,Airbnb通过债务融资10亿美元,债务利息大概10%。

今年2月份,彭博社报道称,携程在寻求12亿美元的贷款,以应对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局的一份公开文件中发现,工商银行通过自由贸易账户向携程集团放贷6.1亿元人民币。

据印度媒体YourStory报道,印度OTA MakeMyTrip今年3月向印度监管部门提交的披露文件显示:MakeMyTrip获得了7.35亿卢比(960万美元)的融资。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现金、现金等价物及定期存款总额2.21亿美元。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道,疫情爆发后,当地OTA Webjet从40亿澳元(25.4亿美元)的年度交易额跌到几乎为零。该公司每个月运营费用高达2500万澳元(1587万美元),公司现金大约1亿澳元(6348万美元),可能在90天内破产。迫于现金流压力,Webjet寻求融资2.5亿澳元(1.6亿美元),但最终只融到了1亿澳元(6348万美元)。

另一方面,GDS们的余粮也不多了。

为了应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短期不确定性,Amadeus已新发行了7.5亿欧元新股和7.5亿欧元的高级可转债,共计融资15亿欧元。另一方面,今年第一季度Amadeus旗下创投基金Amadeus Ventures还投资了在线身份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Airside,投资金额未公开。

Sabre在3月份动用了3.7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4月17日Sabre又宣布完成了11亿美元的债券融资,以进一步加强资产流动性。截至3月31日,Sabre账面的现金余额为6.84亿美元。结合Sabre已发行的债券、第一季度因为游客取消航班而需要退还给航司的资金、季度奖励金延迟发放、第二季度将支付Farelogix并购案取消费用等情况,Sabre有17亿美元的现金余额。

尽管第一季度的净亏损超过2亿,但Sabre认为以目前公司的流动资金,即使预订量为零也可以挺过未来的18个月。

创业公司

尽管世道艰难,但还是有不少旅游创业公司得到了融资。据Skift报道,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有57家旅游创业公司获得了共计14亿美元的股权融资。

今年截至目前获得了最高额融资的公司,还是印度的OYO。今年3月OYO完成了8.0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去年公布的F轮融资计划的一部分。印度科技媒体Entrackr估测,这次融资完成后OYO的估值是77亿美元。

其次是酒店管理技术平台Cloudbeds,该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圣地亚哥,Cloudbeds的软件系统简化了酒店与OTA的合作、支付、预订和报告流程,让酒店专注于提升客户体验和增加收入。Cloudbeds的客户群体包括酒店、青年旅馆、露营地和度假租赁等各种住宿业态。

香港的聊天对话机器人创业公司TravelFlan去年完成了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今年本来将获得500万美元的追加融资,但这笔交易被迫暂停,据Skift称,是因为疫情让投资者和TravelFlan的创始团队没办法会面沟通。

之前,很多旅游巨头公司都将并购小型初创企业作为加速自身产品服务研发的快车道。

但Skift报道认为,在今年企业自身业务和现金流都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之后,很多公司可能更多的关注自身的业务和财务稳定,而无暇于收购小公司。因此,今年旅游巨头们进行大手笔并购的可能性更低。

比如Airbnb,过去几年就曾经积极进行并购投资。Airbnb自2008年成立至今,累计收购了21家公司。但最近几个月,Airbnb自己也遇到了不少的挑战,不仅公司裁员25%,还被迫以10%的利息高额借债,以应对疫情期间的资金压力。

即便投资者们仍然有投注交易的勇气,他们也将更多地选择已经具备盈利和增长能力的公司,而不是将增长和盈利的希望诉诸未来的初创企业。这种转变,对于仍处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一般而言,旅游创投融资最青睐的是Airbnb、Kayak和天巡等直接服务于消费者的公司。但疫情的影响让在线旅游行业的多数细分领域,目前都不受投资者们的待见,这些创业公司还得和OTA巨头们竞争获客,其难度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但智能航班搜索服务商Hitlist、差旅平台TravelPerk等公司仍然凭借低成本高效率和精准细分市场,杀出一条血路。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人才

___

 

人才理念
工作机会

 

联系我们

——

邮箱:2591142874@qq.com
QQ:2591142874
电话:
18700495229 / 029-82070913
地址:陕西西安市碑林区文艺南路208号恒兴文艺广场A座1013室

 

 

 

关注我们

___

 

 

雅兰